统战史话
您的位置 首页 统战史话

纪念张澜诞辰150周年丨毛主席:表老,您是中国的旗帜

1954年,张澜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极目远眺。过了八十大寿后,身体素质明显不如往日,但他的精气神虽然下降了,新中国的样貌却在慢慢变好,祖国越来越年轻呢!看着这大好河山,张澜十分欣慰自豪,心想:自己年事已高,能做的都做了,古人可以“乞骸骨”,我也该向毛主席“乞骸骨”了。

劳动节那天,国家举办的庆祝活动在天安门热闹非凡。临时到场的领导就有毛泽东和张澜,两位老友见面时都不约而同地感怀道:“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张澜也借着气氛,主动对毛主席说:“主席,你看我已经八十二岁了,一把老骨头,对国家也做不了什么贡献,就请主席批准我辞去现有职务,让我回家休养吧!”

新中国稳定后,许多老领导都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回归平静的生活。张澜也很期待这样的生活,他以为毛主席肯定会同意他辞职。

可谁知主席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语气坚决地说:“表老,您可不能退下去!大家伙把我推上主席的位置,你们要是一个个离开,那我不就变成孤家寡人了!”说完叹了一口气,又恢复了笑容劝说:“表老,您是中国的旗帜,无论何时都能起作用,这是别人比不了的呀!

毛泽东入情入理地挽留,张澜听到这里,神情变得感动,他没想到毛主席会拒绝他的请辞,更没想到主席竟会给他如此高的评价,一时之间犹豫不定。

世人皆知毛泽东的风采,也曾听闻民主党派领袖张澜的才干,但这二人关系如何?为何张澜请辞,毛泽东会一口回绝呢?而最后张澜又是否成功辞职?

要想回答这些问题,就不得不回忆起重庆谈判那年。

1945年,久害民生的抗日战争终于落下帷幕,共产党解决一大危害却还不能松懈一分,国民党这块难啃的骨头还在一旁虎视眈眈。为争取国内和平,让人民能过上安稳日子,毛泽东亲自带着中共中央代表团赶往重庆,等待与蒋介石进行谈判事宜。

当时,蒋介石在重庆发展多年,势力庞大,这个重镇可以说是被国民党牢牢把控在手里。按理来说,中共代表团初到重庆,应该会有各界人士迎接毛泽东,但在国民党特务的干扰下,那日重庆机场到场的人数大减。

毛泽东并非喜好排场之人,知道国民党在暗中干扰后,便没有将代表团到达重庆的日期通知民主党派,并提醒他们不必到重庆机场接机。民主党派与共产党关系友好,而且都对和平抱有期望,中共这么做也是以防蒋介石会对民主党派领袖张澜不利。

因此,民主党派得知中共代表团即将抵达重庆时,已经是8月28日,刚好是毛泽东乘坐飞机起飞那天。张澜那时已经七十四岁高龄,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半截身子都要入土了,难不成还怕蒋介石搞什么阴谋诡计?”

张澜立即安排专车,带着沈钧儒、黄炎培、郭沫若等人赶去机场迎接中共代表团。也正是张澜的坚持,促成了他与毛泽东的第一次见面。当日下午三点半左右,从延安出发的飞机停在重庆。飞机刚一降落,中共驻重庆代表乔冠华就立即迎了上去,为代表团介绍前来迎接的各位人士。乔冠华正要介绍张澜时,毛泽东却拦住了他。

毛泽东虽在此之前从未见过张澜,但对这位老先生早有耳闻,如今隔着陌生的人群,毛泽东一眼就认出了那位银髯飘飘的老人。立即走上前去,与张澜打招呼:“您就是张表老吧?终于见面喽!这样大热的天,您居然亲自过来接机,不敢当啊,不敢当!”

当初民主党派在四川颇得民心,更流传“得四川必先得张澜”的说法,张澜可谓是国民党和共产党都要争取的人才。彼时国民党大部队初到川地,有不少人劝说张澜前去迎接蒋介石,但张澜不为所动,丝毫不惧国民党报复,此等气节天下皆知。

图|张澜(左一)

毛泽东一向敬老爱老,更别说张澜品行高尚,他态度更是敬重。张澜见他有礼有度,心生亲切,立马回道:“你一直为国家辛劳,不负众望,这是应当的!”在重庆待了两天后,毛泽东亲自上门拜访张澜,当天早上他还在和蒋介石会谈,结束后下午就与周恩来一道前往特园。

张老先生带人在特园门口等候他们,工作人员和表老的学生都出来迎接客人,刚一见面两方态度都很热情。不少与周恩来相熟的年轻人都喊他“周伯伯”,周恩来含笑点头,随行人员也都谦逊有礼。

毛泽东在前头与张澜握手问候:“表老近些日子过得可好,您的学生朱德托我前来问候。”张澜摆手哈哈大笑,一边迎他们进屋,一边高兴地说:“我日子一向不错,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否如此。”

张澜将人引进卧室,毛泽东拿出一封信和一条红色大方格毛毯,这些都是朱德托他转送的。朱德出生于川北,曾经跟着张澜学习,这些年一直记挂着老师,早在毛泽东与周恩来出发前许久,就将礼物和信件托付。

朱德算是张澜早年教导的学生,得知学生这么多年还记挂自己,张澜十分感动。他展开信封,看见朱德的拳拳关心之情,在信的末尾特地标明一句:“您的事业,我们是支持的。”

由此可知,共产党是支持民盟事业的。张澜放宽了心,向毛泽东和周恩来表示感谢,几人正式开始谈论有关重庆谈判的担忧和对解放区发展的期待。聊至兴起,忘乎时间,直至警卫员提醒晚宴安排,毛泽东与张澜才相约下次再聊。

这次见面,张澜对毛泽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晚年时曾回忆起那天,道:“那时人群往里走,毛泽东注意到我家雇佣的工人也在楼梯底迎接,他平和地与他们一一握手,并不介意他们中有些人手上还带着干活的脏污,反而亲切地向他们问好。这才是真正的平等待人,能得天下者必定是毛泽东!”

毛泽东回去才过几天,张澜便向中共代表团递了请帖,邀请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前来特园赏宴。除此之外,张澜还请了不少民主人士一同赴宴。一群志趣相投之人聚在一起,谈得好不快活,气氛和谐,仿佛一大家子在闲聊。毛泽东这次在特园,特别讲述了共产党期待和平的中国,并将民主建国的想法说给大家听,他道:“说一千遍道一万遍,也离不开‘以和为贵’。”

在场的民主人士都鼓掌迎合,说:“早听闻共产党爱好和平,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毛泽东也风趣地回应:“这里是‘民主之家’,我今天也回到家里了,以后大家齐心协力,定要让中国人民生活在‘民主之国’!”

图|张澜

毛泽东虽不常喝酒,却也高兴地与张澜对酌几杯枣子酒,聊起国家未来,心中激情荡漾,让人拿来纸笔,在特园题下“光明在望”四个大字赠予张澜。这次会面,宾主尽欢,一行人带着畅快离去。前两次见面,张澜与毛泽东都是敞开大门,不怕隔墙有耳。而第三次见面却是小心翼翼,毛泽东秘密来到特园与张澜共商重庆谈判的结果。

这次见面所花费的时间最长,气氛也相当严肃。毛泽东来到张澜卧室后,立马就主动说出危机:“此次会谈国民党的态度十分危险,蒋介石一定要共产党交出政权和军队,谈判因此一度僵化。”张澜眉头一挑,真诚地告诫毛泽东:“就凭我在川北搞自治这么多年的经验,你听我一句,政权和军队绝对不能交给国民党,一定要坚持最后的底线。”

毛泽东也知道蒋介石的狼子野心,直言道:“我看蒋介石根本没有和谈的打算,他一直想得到美国的帮助,打算用武装力量扫清障碍,现在只是假意和谈,内战恐怕一触即发。”

张澜沉思片刻,说:“那就将蒋介石和谈的结果公布于众,若是世人皆知,蒋介石喜好颜面,便不好反悔。”这个主意很好,但毛泽东也想到另一个问题:“蒋介石恐怕不会愿意,他若不愿,我们共产党也不能强来。”

张澜从抽屉拿出一沓信纸,提笔道:“这个简单,共产党行事受阻,那就由我来写信请求国共两党公开谈判结果,提议让全国人民监督此项结果。”说完便开始写《致国共两党领袖的公开信》。对方如此果决的态度,令毛泽东敬佩不已,脱口而出赞叹道:“表老果真老成谋国!”

虽然有了这封公开信,毛泽东却依旧具有忧患意识,提醒张澜道:“蒋介石所求的是国民党一家独大,中共即使让步颇多,他也很可能容不下共产党,内战危机还是存在。”毛泽东恳请道:“表老,若是国民党撕毁协议,希望您能号召民主人士联合反蒋。”

图|张澜

张澜连声答应,他虽人老,却不是分不清是非,保证道:“若是内战爆发,我一定会派人掩护中共地下党员,反抗蒋介石的独裁。”9月18日,重庆《新民报》和成都《华西晚报》都刊登了张澜的公开信,将国共和谈内容发表告知天下人。

在短短一月的时间里,张澜与毛泽东相会三次,感觉却像认识三年,张澜不仅结识了一个博学出众的朋友,也明白了中国的未来只能靠共产党,国民党不可轻信。国民党背信弃义早已不是一次两次。1946年,国民党再次向同胞露出獠牙,蒋介石派遣大量兵马攻打中共根据地,将张澜对国民党的最后一点信任磨灭殆尽。

当时,国民党单方面决定召开国民大会,国民大会需要第三方面参加证明其合法性,而这个第三方面代表便是民主党派。民主党派许多都是民盟内部人员,而民盟代表正是张澜。张澜对国民党召开的大会嗤之以鼻,坚决不参加,让此次国民大会无法举办,导致蒋介石对他恨之入骨。随即,国民党派出大量特务暗杀民盟知名人士,李公朴和闻一多惨遭暗害。

张澜无惧蒋介石的威胁,亲自主持被残害同胞的追悼会。在台上发言,挺直腰杆掷地有声:“本人绝不向权势低头,愿意跟随两位先生的脚步,为祖国和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国民党特务见张澜态度强硬,想要给他一个教训,在追悼会结束后暗中偷袭。幸而民盟人士反应迅速,张澜先生只是头部受伤,没有大碍。就算得不到民盟的支持,蒋介石也没有放弃他的美梦,于11月12日强行召开国民大会,当时报道此次事件的报纸都看不到民盟的名字。

几天后,张澜意欲前往上海组织全国性民主运动。蒋介石即使记恨张澜之前不给面子,却也希望得到民盟支持,派了不少能人拉拢他。张澜路过南京时,一连拒绝了许多老友的邀请,决口不同意让民盟归顺国民党。

图|蒋介石

张澜三番四次拒绝,算是把蒋介石得罪透了,国民党干脆直接宣布民盟属于不合法团体。1947年10月,国民党发表了虚假公告《民盟参加叛乱真相》,几天后更是直接起草了一份文告,让民盟领导人签字。

张澜等人收到文告后,气愤不已,这竟是要求他们自己解散民盟,且其中内容须按国民党写的原文,不能改动。国民党的行为令人发指,但在全体民盟成员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张澜不得不咬牙签字。

他虽然签了解散民盟的文告,却没有真正向国民党低下头颅,两天后发表了一篇个人声明:爱国并非一定要依托组织,希望所有人都能站在爱国的基础上,以合法的方式,继续为中国未来的和平、民主做贡献。

张澜这篇声明无异于在向国民党宣告:即使你们能用强权逼迫民盟解散,却无法阻止一个爱国人士为和平而独自奋斗。我将继续与危害民主的势力决斗,有本事就冲我来!

此后,张澜也没有停下脚步,暗中让沈钧儒等人去往香港重新建立民盟。只可惜张澜自己却被国民党视为眼中钉,住所被重重包围,无法亲自参与。

1949年,三大战役奠定了国民党败退的结局。蒋介石此时想起了被他软禁的张澜,表示自己愿意支持和平,希望他能出面调解两党关系,为此还找来了张澜的老乡张群说情。

但张澜早已看透蒋介石的本性,蒋介石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明确地表明:“现在可不是当初的重庆,在革命与反革命斗争中,我选择站在共产党这边,你死心吧。”

图|张澜(中)

张澜如此直白地拒绝调解,蒋介石这次是真的动了杀心,但张澜在国内民主党派威望太盛,老蒋不敢轻易出手。之后,蒋介石宣布“总统”一职交由李宗仁代理,国民党再次派人游说张澜,请他重新主持和谈。

无一例外,都被张澜拒绝,他对国民党的态度一直漠然。在中共领导的解放军接连胜利时,张澜不忘发电向远在北平的毛泽东表示庆贺和支持。毛泽东回电表示感谢,并邀请他和罗隆基来北平共同建设新中国。

此时,张澜还没有恢复自由,尽管对北平之行充满期待,但在国民党特务的监视下却寸步难行。毛泽东得知他的处境后,将营救张澜等民盟领导人的事宜交由周恩来,再三嘱咐道:“务必保障他们的安全!”

上海地下党员不负重任,与准备反蒋起义的国民党军官齐心协力,将受困许久的张澜等人带出包围圈,送往解放区。张澜重获自由后,与罗隆基感叹道:“此次获救恩同再造!努生,我们得牢记于心!”

6月24日,张澜来到北平,周恩来与董必武等人在车站等候,毛泽东虽繁忙无法亲自迎接,却也不忘点名让朱德也去。朱德见到老师,立马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表达自己崇高的敬意。张澜喜笑颜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虽未亲眼看见,但也知道你在战场的风采,不错不错!”

张澜这几年可以说是一直生活在国民党的刀尖上,周恩来一直很担忧,如今见到他后终于能放下心来,说:“表老啊,这些年来你替我们担了风险,受苦颇多啊!”张澜让他不要说这种话,道:“都是为国家努力,有什么辛苦,不如你们打仗难啊!”

图|周恩来

当日组织安排张澜住进北京饭店,第二天毛泽东前去拜访,出门前他还问李银桥:“表老对和平贡献很大,我穿成这样见他,是否有些不尊重?”但毛泽东一向勤俭节约,找了一圈也没找着像样的衣服,只好穿着一身朴素行装出门。

张澜不是爱慕虚荣之辈,见了毛泽东的打扮,只觉得共产党与国民党有天差地别之分,看主席穿着就知道,非常勤俭,并无腐败风气。

此次见面,很难不想起第一次相见。那时共产党力量还在积蓄,不够强大,张澜却能无视国民党的强权,支持他们,实在难得。如今再见,共产党解放中国已成定局,事实证明张澜的选择没有错。

毛泽东见了张澜,立马问候道:“表老终于来了,这几年辛苦您了。”主席的态度还是如那年一般热情又亲切。张澜感慨地说:“再辛苦也没有你辛苦啊!共产党果真有大本领,让我见证这辉煌的胜利,我还要感谢你们救我于水火呢!”

毛泽东笑着摇头道:“共产党人哪来什么大本领,不过就是谨遵中国的传统美德,谦虚谨慎、勤俭节约罢了。全因人民的拥护,我们才做成了这点事情。”

张澜捻起长须说:“你也不必谦虚,这些品德说来容易,要做到可不简单,何况得到人民的爱护,更是难上加难,共产党的确当得起夸奖。”此后,毛泽东又一并问了张澜的生活起居是否有不便,替他处理了一些琐碎的事情。临走前,两人约好第二天去中南海吃饭。

毛泽东亲自安排专车去接张澜,临行前提醒司机道:“汽车拐弯、爬坡的时候开慢点,路上也要稳一点。”张澜到了中南海后,也是毛泽东亲自扶着他下车的。

图|毛泽东和张澜

菊香书屋的家宴非常简单,都是些普通素菜,不见荤腥,很难看出这是主席的伙食。张澜见了却很高兴,回去便对家中孩子说:“主席请我吃饭只有四菜一汤,简朴些好啊!我们也不能超过主席,争取早日让中国所有家庭都能吃得起四菜一汤。”

1949年9月21日,张澜作为民盟主席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会上被推举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十日后,张澜跟随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一同参加开国大典。尽管这天张澜等了很久,早已心潮澎湃,却依旧穿着一身褪色的长衫。

毛泽东看见张澜,当众赞美他的德行:“不愧是表老,有我们新中国的风采。”五年的相互扶持工作,没有磨灭毛泽东和张澜之间的情谊,毛泽东依旧记得这位老人为新中国做出的每一份贡献。张澜于国家、于他而言,就是一面旗帜,因此绝不愿先生就此离开副主席的位置。

言归正传,在五一节劝说过后,毛泽东又让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和统战部部长李维汉亲自拜访张澜,多次挽留他。张澜很是感动毛泽东的信任和敬重,不再坚持辞职,继续在岗位上为人民群众发光发热。

毛泽东一直很关心张澜的身体状况,但人老了身体便不如以往。张澜患病后,毛泽东让人调来国内许多名医,又请了苏联专家,但老先生还是没能挺过难关,最后于1955年2月9日病逝,享年84岁。

张澜逝世后,毛泽东一度落泪不止,强忍悲痛来到中山公园。中山纪念堂是当年孙中山先生停放灵柩的地点,张澜的后事由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安排,逝世后他的灵柩也曾停放在这里。

图|中山纪念堂

毛泽东对张澜十分不舍,为表示自己的敬重之情,亲自在中山纪念堂守候灵柩,同时对张澜的妻子及儿女表示哀悼和慰问。

张澜与毛泽东虽分别是两个党派的领袖,却从来没有相争,一直为新中国的和平建设,互相扶持,走过多年岁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成就一段肝胆相照的历史佳话!

免责声明:新疆民主党派文章信息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时向文章原作者致敬。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277246906@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党史天天读

为您推荐

新华社评论员:中国共产党是民族复兴、国家统一的坚强领导核心

新华社评论员:中国共产党是民族复兴、国家统一的坚强领导核心

“中国共产党始终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主心骨,是民族复兴、国家统一的坚强领导核心。”《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白皮书全面总结中国共产党...
尤权山东调研:深入学习贯彻中央统战工作会议精神 切实维护统一战线领域和谐稳定

尤权山东调研:深入学习贯彻中央统战工作会议精神 切实维护统一战线领域和谐稳定

8月10日至11日,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统战部部长尤权在山东调研时强调,要把学习贯彻中央统战工作会议精神作为统一战线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
易炼红:努力开创新时代江西统战工作新局面

易炼红:努力开创新时代江西统战工作新局面

8月2日,江西省委常委会召开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统战工作会议精神,研究贯彻落实意见。江西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易炼红主持会议并讲话。 易炼...
人民日报评论员:祖国完全统一进程不可阻挡

人民日报评论员:祖国完全统一进程不可阻挡

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是中国共产党矢志不渝的历史任务。 面对世界百年未...
新华社评论员:汇聚起促进祖国统一和民族复兴的磅礴伟力

新华社评论员:汇聚起促进祖国统一和民族复兴的磅礴伟力

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0日发表《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白皮书。这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在新时代推进实现祖国统一的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
站长QQ
关注我们
投稿邮箱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