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战史话
您的位置 首页 党派人物

民革榜样人物、中国交响乐团团长李心草:向世界展现中国的音乐作品

李心草

李心草

人物名片

李心草,2018年6月加入民革。中国交响乐团团长、首席指挥,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他是首位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执棒的华人指挥家。率领中国交响乐团在多家世界顶级音乐场所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演出,被誉为“才华横溢的年轻指挥大师”。担任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文艺晚会《奋斗吧中华儿女》、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型情景史诗《伟大征程》、2016中国杭州G20峰会等国家级文艺演出音乐总指挥。

“无论多远你都在我们身旁,信念永恒,初心不忘……”7月1日晚,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1周年交响音乐会在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红色大厅奏响,一曲交响合唱《领航》将音乐会的气氛推向高潮,指挥席上,一个身影随音乐起伏时而沉醉动容时而激情澎湃,他就是民革党员、中国交响乐团团长、首席指挥李心草。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创造,在我们党101岁生日的时候,我们用交响乐表达对党的祝福,用交响乐讲述党史,这是史无前例的。”李心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场音乐会最大的亮点就是原创交响曲目的编排。从年少时的一战成名,到激流勇退潜心游学,再到现在致力于音乐教育,李心草始终觉得,他最想做的事就是“给世界展现中国的音乐作品”。

乐由心生两平方米中的“全世界”

作为知名指挥家的李心草,最开始学习的是长笛。12岁时,李心草进入云南省艺术学校,“当我拿到我的乐器,那支新长笛,那一刻开始,我对这个乐器每天都是爱不释手,甚至连睡觉都要把它放在枕头边上”。

1971年,李心草出生在河北保定,父母都毕业于天津音乐学院,他对音乐并不陌生。9岁时,他跟随母亲回到老家云南保山。初中一年级时的一次偶然际遇,开启了李心草与音乐的不解之缘。

“当时学校组织每个周六每个人领一把锄头,到城边的山上劳动,学校老师突然就拿出一封介绍信说,云南省艺术学校招生。我当时觉得挺新鲜,拿着介绍信,满脚都是泥的,就去考试了。”现在回想起来,李心草发觉,那一天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一推开门,我说老师好,我来考试。我会吹口琴,吹了一首牧羊曲。当时老师就觉得,让这个小孩吹一首就让他走吧。等吹完之后,主考的老师这个目光,就变了,给我领到一个琴的旁边,他弹什么让我跟着唱,试试我的耳朵,音准怎么样。后来他跟我说,他这一辈子教学看见的最好的耳朵就是我的。”之后,李心草便踏上了求学之路,也就此开启了他的音乐人生。

经过一年时间的练习,李心草的长笛演奏水平突飞猛进。很快,他就取得了跟高年级的同学一起进入乐队排练的资格。“我第一次坐到乐队里面排练的时候,13岁,当时就被给我们排练的那位指挥老师给迷住了,他怎么指挥,我怎么演奏,震撼,奇妙。”排练结束之后,教室里只剩下李心草一个人,他“鬼使神差”地走上了指挥台,“我站在那个地方,脑子里全是刚才排练的那个场景。突然一个念头就产生了:我以后要站在这儿。”李心草回忆说。

自那之后,李心草便想尽一切办法在学校里面找西方古典音乐的乐谱,并组织了一个乐团,自告奋勇当指挥,利用业余时间勤学苦练。放弃了在云南的工作机会,整整努力了两年,终于在1989年,李心草来到北京,成为了一名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第一年是没有考上的,因为指挥系确实太难了。但是我的性格就是想做就一定要做,拼了命也要考上中国音乐界最高学府中要求最高的指挥系。”李心草说。

学到“痴迷”“着魔”甚至“神经衰弱”,“我记得当时有一段时间睡不着觉了,大脑随时在高度运转之下,怎么办呢?买瓶二锅头睡觉之前喝上一点迷迷糊糊才能睡着。”时至今日,李心草仍清楚记得学校的琴房早上七点钟开,晚上是十点半关,34厘米的指挥棒,两平方米的指挥台就是他的“世界”。

“一个成功的音乐家天赋一定占百分之百。当然反过来,勤奋同样占百分之百。”1993年,即将毕业的李心草“一炮而红”,他在全国首届指挥大赛上一举斩获冠军。“其实这个比赛我倒没有看得那么重,因为那会儿马上要面临找工作,这个事情我觉得比比赛更重要,觉得获不获奖都无所谓,因为我太放松了,所以就任意发挥,就夺冠了。”那年,李心草22岁。

普及音乐为中国的交响乐培养“知音”

对于很多普通观众来说,指挥给人的印象总是台上的一个激情四溢的身影,而相信很多人也曾有过疑问,除了给乐队现场提示,指挥的作用究竟是什么呢?

“我总说我们吃这个菜正宗不正宗,我们在音乐里边儿也说这个风格对不对。指挥就是要表达,让别人照着你的意思去表现音乐。”李心草坦言,指挥其实最辛苦的不是在排练的时候,是自己钻研总谱的时候。“指挥用的总谱不像乐手的单行谱,他要顾及所有的器乐,一目十行都觉得不够,要将总谱吃透,最后跟乐队见面排练的时候,你脑海里才能出现整个的音响。在这个基础上,是你对这个音乐独特的处理方式。”在李心草看来,指挥更像是一个翻译家,将音乐的情感传达出来。

1996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李心草前往奥地利,进入维也纳国立音乐学院学习,李心草对他所钟爱的音乐有了全新的理解。

一次在金色大厅看练习的偶遇让李心草感触颇深。“有一个父亲带着两个男孩,排练之前,父亲拿出给指挥看的总谱,给小孩一人发一本。当时我就惊呆了,这个小孩会看总谱。更让我吃惊的是那个六七岁的孩子不停地问他父亲,刚刚指挥的那一段音乐有些什么处理跟我在家听到的不一样,完全是一种用专业的口气来说话。”排练结束之后,李心草就迫不及待走上前去交流,“我说你这两个孩子真了不起,他很诧异的,大概觉得在维也纳这没有什么新奇的,我又问说您这两个孩子学什么乐器没有,他说没有,反问我,难道热爱音乐非要学什么乐器吗?我们只管教给孩子们怎么去理解这个音乐,让他们热爱这个音乐,至于学不学,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儿。这顿时把我给听傻了。”李心草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在我们国家的穷困地区,让那里的孩子们知道梅兰芳是谁,是做什么的,对这个国家有什么贡献,莫扎特是谁,哪国人,在全世界是一个什么地位。中国的艺术家一定要有中国的观众,那么观众是需要培养的。”李心草说。

近年来,为普及音乐,李心草在积极奔走。他经常在全国各省市及众多大中专院校举行音乐讲座和演出,受到广大音乐爱好者的追捧。李心草坦言,普及交响乐的工作最有效的途径是从中小学生的音乐课开始。“也许,我会努力呼吁从政策和体制上去改变目前的状况。未来,我可能还会编教材,让交响乐走进课堂,这比我们每天排贝多芬、莫扎特、冼星海的交响乐,仅仅演给一小部分观众听可能更有深远意义。”李心草说。

建言履职愿为民革组织和社会多作贡献

李心草是首位进入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执棒的华人指挥家,他的足迹遍布全球五大洲,率领中国交响乐团在世界各地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演出。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纽约林肯艺术中心,悉尼歌剧院,东京三得利音乐厅等数十所世界顶级音乐场所都留下了他和国交的足迹,所到之处,响应热烈,颇受好评。2007年,他随国家领导同志出访莫斯科并执棒“中俄文化年闭幕式”音乐会;2008年奥运之际,在举世闻名的维也纳歌剧院执棒维也纳交响乐团在欧洲首演了中国歌剧“木兰”;2011年起开始担任中国少年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一职,并多次在国家级外交活动的文艺演出中担任音乐总指挥……

“作为一名党龄较短的民革党员,能够获得‘民革榜样人物’的荣誉称号,我倍感荣幸,感谢领导的信任和前辈们、同事们的支持。”前不久,李心草获得第二届“民革榜样人物”荣誉称号,说起民革组织,李心草说:“我和民革有很深的渊源关系。我爷爷是北平和平解放起义人员之一,是傅作义将军麾下的军官。外祖父、曾外祖父与民革领导人都有世交。我叔叔是民革党员。今后,希望多参加民革组织的参政议政和社会服务活动,为艺术普及,为民革组织和社会多作贡献。”

在2021年的全国两会上,李心草指出,“学琴为了考级,考级为了拿证”是绝大多数琴童和家长的学习原则,教师的日常教学常常存在急功近利、拔苗助长的现象。他直言,如果不能有效地改变现状,不如取消考级。此建议消息一出,引发了网友热议。

李心草建议,有关部门和专家应认真讨论、研究、论证考级的教学大纲制定、曲目制定以及最后的考试方式制定等方面的内容,尤其是加进一些辅助教学内容,主要针对如何提高孩子们对音乐真正的认识、培养对音乐真正的兴趣。与此同时,李心草建议,降低和调整艺术院校舞台表演专业的教师准入门槛。就某些艺术类表演专业来说,舞台和创作的实际经验更为重要,用文凭作为教师准入门槛的标准,反而把很多具有非常丰富和宝贵舞台经验的人才拦在了艺术高校门外。

“音乐更应该被视为一种可亲的文化,而不是艰深的记忆。”李心草在给孩子们辅导音乐的时候,有时感到孩子们的演奏没有灵魂。“有多少孩子学乐器学着学着开始讨厌了,掌握的东西除了谱子上写的那些‘豆芽菜’,没有生命的哆来咪发嗦,真正的音乐里边是什么东西一概不知,我们哪里去找这个快乐去啊?”如今,李心草担任着中国音乐学院指挥系的客座教授。只要有时间,他都非常乐于到课堂上与学生们分享他的经历和感悟。

自从1999年加入中国交响乐团,如今李心草已经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国家级乐团首席指挥。但李心草认为,属于他的最好的时候才刚刚开始,属于中国人自己的交响乐之路还有无限可能。(王欣雨 秦雪)

免责声明:新疆民主党派文章信息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时向文章原作者致敬。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277246906@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党史天天读

为您推荐

致公党党员、浙江省林业科学研究院教授李琴:助农增收“节节高”

致公党党员、浙江省林业科学研究院教授李琴:助农增收“节节高”

李琴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的这首诗吟咏竹子的坚韧高洁,也让致公党党员、浙江省林业科学研...
民革党员蒲和平:援疆支教的“宝藏老师”

民革党员蒲和平:援疆支教的“宝藏老师”

蒲和平为学生们上课。 “蒲老师从教40余年,具有很强的事业心与工作责任感,广受师生好评。刚退休没半年,就报名参加援疆支教,我们作为同事由衷钦...
“刀尖上的舞者”

“刀尖上的舞者”

外科手术堪比“刀尖上起舞”,南方医科大学附属佛山妇幼保健院普外科主任医师彭翔便是那“刀尖上的舞者”。多年来,彭翔用手术刀与死神交锋,凭借精湛...
点赞!这位民革党员的履职故事登上《人民日报》!

点赞!这位民革党员的履职故事登上《人民日报》!

8月11日,《人民日报》在第18版“民主政治”版刊登了一篇题为《全国人大代表王怀军——奔波一线解民忧》的人物报道,讲述王怀军走村入户,广泛调...
民革党员刘辉:一个抗疫英雄背后的故事

民革党员刘辉:一个抗疫英雄背后的故事

7月8日上午九点40分,我带五个学生去贵州省第三人民医院见刘辉,他在查病房,我们只好在他办公室等他。一刻钟过去,他来了,原来英俊的他皮肤黑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
站长QQ
关注我们
投稿邮箱
您好,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